交换人生俱乐部 - 【1022】 虞允文和陆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等到听明白了来人的身份,郝俊不由得撇撇嘴,竟然是秦桧的门客,也不知道是收了恶老道的保护费,还是合伙蒙骗百姓分一杯羹,反正这么嚣张的给恶老道撑腰,肯定不是什么好鸟。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在这时,府衙的公人闻讯赶来,很快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因为秦桧门客的阻拦,离去也不是,听从秦桧门客的意思捉拿郝俊这个作乱的妖人也不是。

    郝俊不想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看到自己亲自动手,绽放时空波,裹挟起一枚固定锦帐的铁钉,钉在正在不知天高地厚和自己周旋的一个道士右脚,顿时惨叫声响了起来。

    恶老道刚整理好衣衫站起来,郝俊把剩下的三枚铁钉裹挟住,噗噗两声响,恶老道的两个膝盖被钉了。

    剩下的一枚,郝俊直接钉住了他的命根子,随着扑通一声,杀猪似的惨嚎声立刻盖过了之前那个道士。

    秦桧的门客身不由己的夹紧了大腿,其他道士也都觉得胯下凉飕飕的,其一个吓得尿透了裤子,骚气四散。

    安二郎的脑袋向后转了转,那三个郝俊怀疑是护卫的人,心领神会地分别靠近那三个秦桧的门客,各自来了狠狠一击,看着三个家伙委顿倒地,各自扬长而去。

    秦桧的门客被收拾,围观百姓都连连叫好,府衙的公人们也装作看不见,先把在地哀嚎的恶老道堵嘴巴,要不然还不得被吵死?接着找了辆牛车,命令道士们把恶老道和另一个受伤的道士抬去,锁了其他几个道士,要一起回府衙交差,三个自身难保的秦桧门客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围观百姓有好心的大妈前查看有些迷糊的男童女童,说用凉水泼泼可能管用。一个扎着三个羊角样朝天髻的女孩,立刻把刚打来不久的泉水递过去。

    安二郎的脸色却不太好看,刚才只是关注了一下战况,视野竟然失去了郝俊的身影……

    郝俊回到庄园,换了身衣服,想让扬政帮自己化个妆,没想到扬政刚才巡逻时不小心在青苔滑了一跤,站着、坐着都不太得劲。郝俊想了想,那换个方向出行,这一次真的低调一点是了。

    好在这一次没遇到什么糟心事,郝俊也不用纠结要不要出手。

    没想到在临近午返回庄园的路,一个如同窄面李逵似的三十多岁的大个子拦住了郝俊的去路,自称虞允,有意与郝俊结交。

    郝俊不知所以,虞允说见到郝俊教训恶老道,间接带动其他义士出面收拾秦桧的刁顽门客,感到非常的畅快。奈何京城认识自己的人不少,怕牵连家人,不敢出手,实在是惭愧。

    郝俊暗说还是遮脸晚了啊,竟然被这人看清了。

    虞允请郝俊去酒楼一叙,郝俊没有否认那恶老道是自己整治的,但不清楚这人的底细,不想深交,推脱午有人相邀。

    虞允有些遗憾,直言因为秦桧排斥蜀的才子,自己虽早早踏入仕途却未得重用,见到郝俊今天的义举间接教训了秦桧的刁顽门客,心压抑已久的阴云散去了一半。他是来京城有公干,明天能办完事情,想日后找郝俊畅聊,朱戈亮借口说不会在京城久留而婉言谢绝。

    虞允很有礼貌地邀请郝俊去茶楼小坐,品尝一下这家茶楼久负盛名的茶点,自己正是慕名而来。

    早只吃了两个肉火烧的郝俊走了不少路,被他酒楼、茶楼、茶点撩拨的还真觉得有点饿了,也不好再驳他的面子,和他了茶楼。

    虞允虽然长的粗犷,言谈举止却有些斯,郝俊感觉他有满腔的报国热忱难以施展,有郁郁不得志的意味。

    对于这样的人,郝俊还是较尊重的,和他交谈的话题越来越深,虞允甚至慷慨激昂地想组织义军收复被金国占领的土地,慌的茶楼小二赶紧来求二位爷噤声,不要在这里谈论敏感的话题。

    小二出去了,却因为刚才的谈论引过来一位年轻人,自称陆游,山阴人,也是义愤填膺地想抗金,和虞允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郝俊看着这张最多二十岁的年轻面孔,听着他的谈吐和抱负,终于确认这位不是和鼎鼎大名的爱国诗人陆游重名,确实是留下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王师北定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著名诗句,与王安石、苏轼、黄庭坚并称“宋代四大诗人”的陆游本尊。

    陆游和虞允很是聊得来,很快由抗金的话题延伸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郝俊没想到出身于官宦家庭的陆游烹饪技艺很高,对做葱油面很自负,表妹唐琬赞不绝口,认为味道可同神仙享用的“苏陀”媲美。

    郝俊的记忆,二十岁的陆游和青梅竹马的表妹唐琬结婚后,相敬如宾,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陆母不满,陆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加之不孕,唐琬遭公婆逐出家门。著名的《钗头凤》,是陆游和唐琬别后重逢有感而发,首句形容女子的手红润酥腻的“红酥手”三字,更是成为了被竞相使用的词语。

    郝俊本想和陆游攀谈一下,弄几首诗词肯定容易的很,要知道那次带回去的徐霞客真迹可是被当做十分重要的历史献对待的。不过细想一下,陆游虽存世九千多首诗词,15岁到46岁的三十多年间仅200首,可见当前还不是陆游思泉涌的时期,也不多想了。

    不过,出于对这位爱国诗人的敬意,郝俊还是对他细细描绘的葱油面做法提出了专业的改进建议。

    陆游不用去实践,料定葱油面的品质将飞跃式提升,大为欣喜,想邀请虞允和郝俊去他的住处小聚,品尝他改进后的葱油面和其它菜品。

    郝俊已经拒绝了虞允的邀请,当着虞允的面答应陆游也不太好,只能婉拒了。

    待到三人分手后,郝俊在回庄园的路,才忽然想起历史真有虞允这号人物。

    虞允早年凭借父亲为官的缘故,进入仕途,确实受排挤。现在算起大约在十年后参加科举考试了进士,才使仕途有了一定的改善。又过个十年八年的,指挥三军大破金帝完颜亮,第二年,从金兵手里收复好几个州郡。之后好像被封为什么国公,不断筹划由蜀地出师北伐,以图光复原。曾被史书赞誉为忠烈义勇,为南宋第一。

    郝俊不觉有些遗憾,竟然和这样的抗金名臣擦肩而过,感叹这京城还真是名人汇聚,像是有人形容在港岛不断看到大明星一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