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人生俱乐部 - 【1023】皇上的老丈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郝俊吃过了午饭,继续出去熟悉环境和人文,关注一些日常言行举止,让自己更好地融入这个时代。手机端

    一家店面的招牌引起了郝俊的好奇,名为彩鳞居,感觉和鱼有关,还可能是观赏鱼,难道这个时代就有水族店?

    郝俊信步走了进去,还真是的,一个个大木盆、陶瓷缸、琉璃碗里游动着一条条带有金色或红色的鲫鱼、鲤鱼,也有全红的,个别的掺杂有大鳞片或者黑斑,明显都是用来观赏的。看上去大部分像是野生的,估计是定向收购的。只有一小部分像是人工饲养的,体型不是圆圆滚滚,就是颀长修身。

    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精壮男子正在一边看一边摇头,身边一个岁数略小的男子陪着笑脸问道:“今天还是没有对武翼郎心思的么?”

    那位被称为武翼郎的把头摇得更厉害了,“俞顺成,你得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啊,日期已经临近了,你却还是这些难以让人眼前一亮的杂鱼,是嫌我银子给的少?”

    俞顺成赶紧摆手,“武翼郎可千万别这样说,慢说官家和贵妃要去为武翼郎贺寿,就算是武翼郎自己买几条鱼耍耍,俞某也得尽心才是。”

    武翼郎叹了一口气,“莫怪莫怪,只是心里着急,口不择言。”

    俞顺成连忙拱手,“武翼郎且请宽心,俞某明日就去跑几个多日未曾见面的渔者,让他们想想办法,无论如何得把这事办得完美些。”

    武翼郎拱了拱手,“有劳了,告辞。”

    俞顺成赶紧送武翼郎出了店门。

    郝俊听得云里雾里的,他知道这个时期称皇上为官家,贵妃就不用说了,可武翼郎这个官职不太清楚,肯定不是个大官,要不然不至于一点儿没印象,不过是一个小官,皇上和贵妃要去贺寿?

    一个伙计前来招呼郝俊,郝俊借机问他那位武翼郎的来头,这一问还真是吓了一跳,竟然是当今皇上赵构的老丈人!京城果然是名人汇聚,一不小心就能遇到大人物。

    那位武翼郎名为吴近,是赵构的贵妃吴氏之父,品阶为武翼郎,官任供备库副使,从七品,供备库即左藏,是放置诸州贡赋的国库,人称他为武翼郎、吴郎。

    因女儿吴芍芬日渐得宠,吴近今年做五十大寿时必定贵客盈门,而且赵构想亲自登门贺寿。吴近正为布置款待宾客用的后院发愁,太寒酸有损女儿颜面,太奢华又怕被怀疑贪污,毕竟在国库内任职嘛。所以,购置一批价值不高又有脸面的品相上乘的金鲫鱼,也在计划之内。

    可惜的是,他已经来了三次了,总觉得品相太平庸,配不上新整修的池塘。

    俞顺成从门外回来了,伙计也就不再谈论客人的事情了,转而向郝俊介绍起面前养着鱼的大琉璃碗,虽然不如郝俊主时空的水族箱那么透亮,但至少可以从侧面观赏鱼的身姿了。

    郝俊的观赏鱼多的是,可现在不缺钱,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去巴结赵构的老丈人。而且感觉这位老丈人官运不咋地,或者说不想给女儿招惹是非,竟然才是从七品,更没有巴结的必要了。

    郝俊和伙计随意扯了几句,就离开了这家店面。

    走着走着,郝俊忽然觉得有一个身影若即若离的一直跟在几十米外,不觉有些奇怪,自己这么低调,怎么还会引人跟踪?

    走到僻静处,郝俊突然回头,一个十几岁的女孩闪避不及,愣在了那里。

    郝俊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看她怎么说。

    女孩尴尬地笑了笑,不退反进,竟然朝郝俊走过来施了一礼,“俞翠瑶见过公子。”

    她悦耳的声音犹如清泉流过心田,起身时,三个羊角样的朝天髻微微颤动,上面的银铃铛清脆鸣响,随即笑容绽放,两眼弯的像月牙。这楚楚动人小可爱的模样,就像年画里走出来的喜庆女童,让郝俊狠不下来。

    郝俊略一思索,这女孩也姓俞,不会是从彩鳞居跟出来的吧?就下意识地问道:“俞顺成是你的什么人?”

    俞翠瑶欣喜地问道:“原来公子,不,仙人认得我爹爹?”

    郝俊一脸懵逼,“什么仙人?”

    俞翠瑶有点小得意,说她今天去虎跑泉打泉水,回来时看到蒙仙长做法,就站着看了一会儿,却没想到那是个恶老道。恶老道被郝俊施法弄废了以后,有好心的大妈上前查看有些迷糊的男童女童,说用凉水泼泼可能管用,她就把刚打来不久的泉水递过去。

    俞翠瑶的判定很简单,恶老道被称为仙长,郝俊弄废了那个恶老道,至少是和仙长平起平坐的人物,但郝俊不是道士装扮,所以称呼仙人比较合适。

    郝俊没想到又遇到一个认出自己的,虞允文那样的成年人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判断出那事情和自己有关不足为奇,想不到这十几岁的俞翠瑶也是个小人精。

    不过这种判断也不算太难,毕竟当时没被忽悠跪下的人能数的过来,惩治恶老道的当然应该在站着的人里面,而安二郎的三个护卫是近身打斗的,可以不动手惩治恶老道的人,范围就更小了。

    郝俊不打算细问俞翠瑶这个问题,直接问她为什么要跟着自己。

    俞翠瑶的回答毫不犹豫,想跟着仙人学法术。

    这个,郝俊还真的教不了,推脱说自己还没出师,不能收徒,如果有缘,日后自能相见。

    郝俊话一说完,扭头就走,免得俞翠瑶死缠烂打。

    让郝俊意外的是,俞翠瑶竟然只喊了一声恭送仙人。

    郝俊暗道还是小孩子好骗,这么好打发,不像安二郎似的穷追不舍。

    让郝俊又没想到的是,这个小人精根本就没离开,竟然从其它道路绕到了前面路口,藏在卖胭脂水粉的摊子后面窥探郝俊的行踪。但她的三个羊角样的朝天髻太高了,上面的银铃铛形制很是独特,一下子就把她暴露了。

    鉴于从安二郎那里得来的经验教训,郝俊觉得劝是劝不走了,可也不好把她打昏了,这么个小美人胚子,难保不被歹人打歪主意。

    郝俊决定加快速度甩掉她。

    可惜的是,周边都是商业区,郝俊不便于施展异能,怎么办合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