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鲲 - 【1024】瓦肆和小人精 交换人生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有人在招揽大马戏的看客,郝俊顺着声音看过去,远远地看到了众安桥、北瓦的字样。

    郝俊已经对这个时代的风土人情有了一定的了解,瓦肆就是集中在一起唱戏说书玩杂技的,一个个的勾栏类似于现在固定了场地的大棚表演。技艺高超的每天生意兴隆,技艺差的就会被排挤出去,或者在外面找个空地混口饭吃,或者去一些竞争不激烈的州府县的瓦肆打拼。如果去了哪里都只能找个空地混饭吃,水平就不是一般的差了。

    瓦肆,又称瓦舍、瓦市、瓦子,意思是来时像瓦一样合起来,去时像瓦分开一样随意,各个演出团体和个人易聚易散的意思。

    众安桥的北瓦,是京城最大的瓦肆,有勾栏十三座。这里的勾栏可不是后世专指做皮肉生意的勾栏,而是指单独表演的场地,就是说有十三个相对独立的表演团体,人们可以按照需求进入自己喜欢的勾栏,听戏曲、评书,看马戏、相扑,欣赏皮影戏、木偶戏,参与斗蟋蟀、斗鹌鹑等等等等。

    三桥街的大瓦、三元楼的中瓦、清冷桥畔的南瓦,都是比较大的文化娱乐场所,但和众安桥的北瓦是没法比的。

    说起来瓦肆里面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不只是能感受到地域文化,也是探听各类消息的绝佳场所,郝俊决定到瓦肆里面去,如果那小人精不敢独自进去正好。

    如果她跟进去,也肯定不敢正面出现在自己面前,郝俊就当做看不到,就不信她能一直在里面待的住,耗时间也把她耗跑了。反正自己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熟悉环境和人文,关注一些日常言行举止,在里面待多长时间都算是办正事。

    郝俊就进了瓦肆,先转了一圈,每一个勾栏都像是罩着布套的木箱子,大门入口处贴有“招子”,是花花绿绿的,上面写着当天演的是什么节目和名角姓名等。勾栏里面有戏台和观众席,戏台周围是勾画着各种花纹的栏杆,郝俊猜测这可能就是“勾栏”二字的来历。

    郝俊失算了,那小人精跟进来一会,感觉郝俊不像要马上离开的,觉得这里面吵得慌,竟然退出去守在了瓦肆外面的必经之路!

    郝俊把所有的勾栏逛了一圈,俞翠瑶仍然很有耐心地守在外面。

    郝俊也觉得这里面热闹是热闹,确实有点吵,空气中弥散的掺杂在一起的味道也不太好,不想多待了,趁着刚吃完炸货的俞翠瑶低头付钱时,出了瓦肆。

    没想到俞翠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后就遮遮掩掩地跟了过来。

    郝俊也不正眼看她,只是在不显得特别另类的前提下加快了脚步,看看这个小人精能不能跟得上。

    结果是让郝俊更加无奈,俞翠瑶累的不时地停下一小会儿拍胸捶腿,又接着跟上,努力让郝俊保持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看着天色渐晚,郝俊觉得不能继续遛她,转身迎着她走了过来,她胀红着脸蛋,上气不接下气的竖着大拇指,“仙人……真……厉害,你……走的……比……马车……还……快。”

    郝俊哭笑不得,“你还找得到家么?”

    俞翠瑶看看周围,突然就慌了神,“我……迷路了……找不到了。”

    郝俊笑着逗她:“那怎么办?”

    “仙人……反正我……找不到……家了,你就把我……带走吧。”

    郝俊不由得仰头看天,这么好拐么?

    他低下头来摇了摇,“那可不行,你家里大人不知道你去哪里了得多着急?我得把你送回去。”

    郝俊不再听她多说,拦住一辆像是沿街载客的马车,督促俞翠瑶上了车,自己也坐了上去,免得她真的出意外。

    郝俊掀着车帘,指挥着马车沿着自己过来时的路怎么怎么走。

    俞翠瑶见自己说什么,郝俊都不搭理了,就气嘟嘟地说:“不用那么麻烦,告诉他去彩鳞居就行了。”

    郝俊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彩鳞居那么出名?”

    车夫以为是问他,抢先回道:“公子,偌大的京城,只有那一家专卖金鲫鱼的,小的当然知道。既然是去彩鳞居,路可有点远,请二位坐稳了,我加点儿速度。”

    郝俊放下车帘,看着俞翠瑶,“原来你能找到家?”

    俞翠瑶气鼓鼓地把脸扭到一边,一言不发。

    郝俊也懒得和小孩子置气,反正把她送到地方交给俞顺成就行了,不管怎么说是因为自己展露了异能,才引得她一直跟随着想学法术。

    到了彩鳞居门前,郝俊还没下车,俞翠瑶就先跳下了车,郝俊掀起车帘见她直奔彩鳞居内,觉得自己进不进去无所谓了,又不图人家答谢什么。

    郝俊遛俞翠瑶遛的自己也有点累,决定坐着这辆车回去,刚和车夫说清楚怎么走,还没等车夫掉过车头,俞顺成就从店里小跑了出来,拦在车前拱手致谢,并请车内的贵客入内奉茶。

    郝俊掀开车帘,俞顺成诚恳地说道:“公子,小女自幼丧母,被俞某惯坏了,适才听小厮说车上还有人与小女同行,料想又是小女顽皮了,特来陪罪。”

    郝俊不由得笑道:“看来这不是第一次被人送回来了。”

    俞顺成尴尬地笑了笑,“不瞒公子,小女上个月和我闹了别扭,在西湖边瞎逛了大半天,正好肚子饿时,被画舫一招呼就上去了。那可是西湖最负盛名的一艘画舫,最便宜的船菜也得好几两银子,她敞开肚皮吃的欢,却被船主人押回来拿钱。我命她禁足了一个月,没想到这才解除禁足没几天,又惹得公子上门。刚才小女不肯多说,敢问公子可有损失?切莫因为她是小孩子就不予计较。”

    郝俊摆了摆手,“没什么,她误以为我是有本事的人,非要跟着我学本事,我见天色晚了,怕她迷路,便把她送回来。”

    俞顺成这才知道宝贝女儿这是怎么回事,放宽了心,堆上笑容,坚持让郝俊进屋奉茶。

    郝俊不愿意多啰嗦,礼节性地道了别。

    郝俊回到庄园时,晚饭已经做好,吃着饭,郝俊说起了吴近,问杭仙儿是否知道赵构有个贵妃吴氏。


    本书来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