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人生俱乐部 - 【1026】俞顺成更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郝俊马上去找歌迪娅,了解了目前的鱼类数量,但不是精准数字,因为这不是从俱乐部带进之前那个时空的全部。当时杭仙儿打包时只是大约数字,因为对杭仙儿来说是左手倒右手的库存,没想仔细计数,出手的有数就行。

    到达这个时空后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部分鱼还出现缺氧的症状,温包的时间都大大缩短了,哪有时间仔细清点鱼的数目?而且那时没觉得有清点的必要。

    当然,两次没仔细计数,主要还是因为本身价值比较低。

    现存金鱼的大致数目为,比拇指大一些的鹤顶红有一千多条,水泡、龙睛、绒球、虎头、珍珠各一千条左右,拇指大的蝶尾龙睛、望天各两百条左右,总数六七千条。

    朱砂剑、红皮球、金玛丽、孔雀、虎皮鱼、蓝星鱼、珍珠马甲、接吻鱼等热带鱼至少都是上千条,唯有单独小包装的斗鱼不到三百条,也就是总数在九千条以上。

    还有一些相关设备和用品,在当前时空来说,可以算得上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郝俊为了个人自由活动的方便,把到手的钱财分发了一些,杭仙儿还采购了一些东西,目前等同于公款的金铤、金牌、金叶子只有五百两了,少了大约三分之一。

    看来,想维持舒适的生活别亏着自己,接下来的花费也不会太少,鱼的出售价格还得比预想的高一些,要不然急用时没别的东西好卖,只能去劫富济贫抢大户了。

    郝俊已经决定把鹤顶红分一小部分给吴近,其它品种的鱼放在彩鳞居那边高价出售,既然蝶尾龙睛、望天都只有两百条左右,也不用忙着出售,如果真的长时间联络不上俱乐部,稀有品种的价值不言而喻,不换钱也可以交往必需之人。

    郝俊根据在外面查看的物价标准,决定把每条金鱼的平均价格定在两贯足钱,也就是二两银子。

    歌迪娅不由得咋舌,这也太黑了,两贯足钱可以买20斤大鲤鱼呢。

    郝俊笑了笑,这可没法比,金鱼在这个时代就等于奢侈品。自己头上这顶纱帽,不过是精致漂亮了一些,并不像金鱼这么稀缺,还要三贯钱一顶。如果不是考虑到金鱼有死亡的风险,可能让花了大价钱的人不爽,原本还打算把价格定高一些的。

    当然,如果想卖上那样的高价,必须取一些容易叫响和传播的,还有寓意的名字。

    鹤顶红的鹤字不错,古人都喜欢仙鹤,用来代表长寿和仙境什么的。可惜三个字连起来,容易让人联想到传说中的剧毒鹤顶红,所以定名为鸿运当头。

    歌迪娅觉得这个名字挺形象,洁白的身体、红色圆隆的高头,但不太像鱼名。郝俊解释说这个时代的人大多讲究寓意,四个字的吉祥话最多,也最容易接受,鸿运当头的寓意非常广泛,所以顾客的目标群体肯定很大。

    龙睛定名为鲤鱼化龙,取意于鲤鱼跃龙门,有飞黄腾达、步步高升、青云直上的美好寓意,定位的群体不止非常明确,还肯定都乐于掏这个钱。

    绒球定名为双喜临门,鼻子上的两朵花球非常形象,寓意也非常美好。

    珍珠定名为珠圆玉润,圆滚滚的体型、满身的珠状鳞片结合着这么贴切的名字,肯定会惹人怜爱,生出想抚摸一下的心思。

    虎头别名寿星头,身体肥满,雍容华贵,游姿稳健,像极了达官贵人。这些虎头的品相还相当不错,像寿星老似的大脑袋上,几乎都堆积出象形的“王”字,大部分隐隐约约的,但也有很清晰的。只用寿字命名不太妥当,其它品种养死了无伤大雅,毕竟是活物,总有生老病死,如果“寿”没了,是很让人懊恼的。郝俊思来想去,决定命名为虎王献寿,既威风,又烘托了寿字。

    水泡金鱼的名字让郝俊费了不少脑筋,所有可以联想的泡、球、影等相关字词都想过了,没有很贴切的,索性叫做福禄双全。

    马克西姆通报郝俊,杭仙儿回来了,还要见郝俊,因为在大门口看到了那个小人精。小人精果然又给自己加戏了,装可怜说马车被仙人的力士吓没了,太远了她走不回去,昨天被仙人骗着走了一天,腿还疼着呢,只想求得仙人宽恕。

    郝俊就让马克西姆转告杭仙儿,正好让她做这个好人,把小人精带到前厅。

    随后郝俊也去了前厅,“配合”着小人精演了出终于可以原谅她的戏,半推半就地答应了把卖鱼的福利给他们彩鳞居,并让杭仙儿带着她坐车去接来俞顺成,商定具体事项。

    俞顺成听调皮捣蛋的女儿说郝俊是仙人,有那么漂亮的鱼儿,还是数以百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急忙让自家的小厮赶上车,以免还得劳烦人家再送回来。

    杭仙儿按照郝俊之前的吩咐,坚持让他上了自己的马车,必须让他先领略一下马车的神奇,等到谈生意的时候更容易进入状态。

    俞翠瑶不愿意在后面的马车上引路,和小厮详细说明了路线、目的地,就跳上杭仙儿的马车,这车坐着才舒服呢。

    俞顺成下车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围着马车来回的看。

    一进大门,俞翠瑶就拉着他去看满池子的鹤顶红,直把个俞顺成喜得手舞足蹈,这可不仅仅是巨大的商机,更是抬高彩鳞居地位的不二之选。

    马克西姆已经通报了郝俊,并且双向解波仪处于开放状态,让郝俊直接可以听到现场在说什么。

    然后杭仙儿假意去忙了,马克西姆引领着着俞顺成父女去看其它品种的金鱼。

    杭仙儿则是去见了郝俊,和他简明扼要地说了路上的事情,让郝俊更加知己知彼,最大限度地掌握主动权。

    杭仙儿离开后,郝俊就通知马克西姆,把剩下的池塘快速绕完,就带俞顺成父女来前厅见自己。

    双方见面落座后,郝俊的言谈之中故意解答了俞顺成见到自己之前的一些疑惑,特别是来到前厅前几分钟的,那是绝对不可能有人随时来报告的,彻底让俞顺成惊为天人,拉着俞翠瑶纳头就拜。

    接下来的合作事宜当然非常融洽,而且主动权百分之百地在郝俊这边。

    但让郝俊没想到的是,歌迪娅说自己的定价太黑了,俞顺成更狠!两贯足钱起步,按照品相台阶式定价,最极品的百两金也不愁卖!

    彩鳞居原本就是针对中上阶层的,俞顺成太了解这一消费群体为了喜爱的东西是怎样挥金如土了。

    郝俊也才回过味来,这个时代全世界的gdp,似乎宋朝还是拔尖的,中上层的消费当然不低,只不过自己没怎么和他们深入接触,所以不怎么了解,比较价格的方式就有些失准。


    本书来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